黑龙寒渊

一条喜欢睡觉的黑龙 非杂食 不定期扔脑洞

最放心不下的人

人物OOC 一发完

预警:一把大刀

如果确定要虐自己一把的话,请往下翻

卫庄不明白,自己只是出国去过了几年,怎么回来的时候,这天就变了呢?

为了流沙的前途,三年前两人大学毕业后,卫庄就出了国,留下了想要继续读研的盖聂。

这三年间,因为各种事务,卫庄一直没有跟盖聂联系过,盖聂为了更好的成绩,也一直没联系过卫庄。

卫庄回来之后,才知道盖聂住院了。

赶去医院的卫庄被拦在了门外,护士告知病人正在发病期,暂时不能见人。

饶是心急如焚却也无可奈何。卫庄寻思再三,觉得这事大有蹊跷,盖聂虽然不跟他联系,但卫庄记得临走之前吩咐过张良帮着照顾盖聂。而现在…

卫庄联系了张良,几番询问之后,电话却突然被挂了。

卫庄懵了几秒,正打算再打时,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卫庄兄,好久不见。”

一会后,张良的办公室里。

“所以盖聂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卫庄心急如焚,不得不喝了一大杯水迫使自己冷静。

“卫庄兄,在解释之前,我希望你先做好心理准备。”张良面目严肃,紧盯着卫庄。

“行了,你说吧,我听着。”卫庄稍冷静后给出回应。

“根据盖聂现在的情况来看,他是得了抑郁症。”张良顿了顿,看了卫庄一眼“而且,还是重度抑郁症。”

张良是盖聂的主治医生,对他的情况却也不是很清楚。因为盖聂什么都不肯说,所以找不到创伤缘由,导致治疗难度增加。

“他明明是个很开朗的人,怎么可能会得这种病?”卫庄一脸的疑惑。

“盖聂兄的开朗,只是表面上的。实际上他是个很沉闷的人,很多事情只会埋在心里。”张良看了看手上的报告,“抑郁症的诱发因素有很多,外部原因一般是精神压力居多,内部原因可能是由于羟色胺、多巴胺以及去甲肾上腺素组成了神经递质出现了不平衡。简单来讲就是神经调节紊乱。而根据我对盖聂的了解和检查来看,他应该是属于前者。”

卫庄头疼的看着张良“我走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他变成现在这样?”

“这个…恐怕你得自己去问他了。”张良无奈的摊手表示自己也没法解释清楚。“不过明天你就可以去看他了,算时间他应该发病完了。”

等卫庄见到盖聂之后才明白张良所说的“发病”是什么情况。

盖聂套着拘束衣,躺在床上像个茧一样。他过来的时候盖聂还在睡,但是没等他走近,盖聂就睁开了眼。

先是疑惑,后来明显是因为认出了人,盖聂有些…不高兴?卫庄觉得自己应该没理解错那眼神,以前的盖聂从来没用那种眼神看过他,自责和后悔塞满了卫庄的心。

好在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太久。张良熟练的解开了盖聂的束缚,然后留下了一份食物就离开了。

“小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盖聂嗓子很哑,像是很久没有说过话一般。

“就昨天,听说你病了就赶过来了。”卫庄小心的靠近盖聂,看他没有要远离的意思,于是大着胆子坐到他旁边。

盖聂并没有排斥卫庄,看他快滑下去还好心的往旁边让了让。

卫庄也不知该怎么挑起话头,病房里陷入沉默,盖聂拿过张良送来的面包默默啃着,卫庄看着。盖聂啃的很慢,卫庄盯了一会面包,然后转移目标,又盯了一会盖聂的脸,‘是瘦了不少,而且很没精神,这段时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我到底要怎么才能挑起这个该死的话题!’卫庄内心纠结一会,觉得还是再等等看,于是又换了目标盯着盖聂的手……等等?

“怎么了?小庄?”突然被抓住手的盖聂显得有些不愉快,那一下太突然,他的面包差点掉地上。

卫庄没理,挽起他的袖子,看见一道又一道结痂的伤口。有些暴怒的卫庄一把按倒盖聂,蛮横的扒去他的衣服,不出意外的看见面前这具白色的身体上爬满愈合后的黑红伤痕。

他一道道数去,大伤上盖了小伤,小伤又连着大伤,最多的是刀伤,其余烫伤抓伤撕裂伤等不计其数……

卫庄只觉得心脏一阵阵的疼。他现在是真后悔为什么昨天要听张良那句“他试过自残,也尝试过自杀。”

盖聂看着卫庄满脸的懊悔,突然就觉得心里疼。

那种看着自己爱人痛苦不已却又无法的疼。

还不是怪自己,要是早点死了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

“师哥!”突然被唤回理智,盖聂怔了一下“怎么了?小庄?”

“师哥……答应我,以后你割我都行,就是别再这样……我心疼……”卫庄抱住盖聂,把脸埋在他胸口。

“……”盖聂可以抛弃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可他无法抛弃卫庄。“好吧,我答应你……”复杂的心情,再次被埋藏在心底。

半个月后,在卫庄的要求下,盖聂出了院,住在卫庄那。

张良时不时的会过去探望,盖聂似乎没有再次发作的预兆,应该是好起来了。如此一来,张良也放下心来让卫庄照顾盖聂。

卫庄把盖聂照顾的很好,虽然盖聂食欲不怎么好,每次吃的都很少,但是卫庄耐着性子学了做菜,学着搭配,让盖聂每顿饭都能有足够的营养,时间长了,盖聂虽没有长胖,却也精神了许多。

希望总是可以带来更大的绝望。盖聂再次开始犯病,一次比一次严重,神志不清的人是可怕的,雪白的墙被血慢慢染成红色,再从红褐色沉淀为黑色。

他开始不顾一切的挥刀,伤自己,也伤别人。

从他发病的那天起,卫庄就没再让他出过门,卫庄尽力藏起一切可以伤到他的东西,可他阻止不了盖聂的自残。藏起了刀,他就撞墙,墙上挂上了厚重的垫子,他就用自己的指甲,牙,撕裂他所看见的每一寸肌肤。不得已的卫庄找来张良,就出门接人这一会,盖聂找到了刀,张良被划了一道口子,不深,卫庄为了夺刀伤了右手,从手腕到手掌,差点切开动脉。趁着盖聂被卫庄压着的时候,张良将一剂镇定剂打进盖聂的身体。

盖聂很难受,他不能摆脱如潮水般蔓延的痛苦,心脏被拽住一般不断向下沉,沉重得甚至跳不起来,每一次跳动都只能感觉到更重的下坠力道,整个人在那黑色的海中沉浮,即将溺死的时候却又被拉上去,然后再次开始沉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恍惚间他看见了卫庄,卫庄徒劳的尝试把他拉上去,却被他拽下去。盖聂在水下,卫庄在水上,他看见卫庄半身沉入海中,一次次的把他拉上去,又一次次的被他拽下去。卫庄在溺水之前把他拉上去,盖聂在溺死之前被他脱上去。拉锯战一般,不死不休。

卫庄不知道盖聂是怎么逃脱拘束衣的,但是他知道,只有自己才能阻止他,一次又一次,每次他都能在盖聂跳下去之前把他拉回来。然后再一次,他要跳,他拦,往返无尽。

卫庄很迷茫,他不知道为什么盖聂要这样对待自己,为什么要活在痛苦之中不肯自拔。每一次他的劝慰,他明明都听,可每次他寻死的时候都是一样的执着……

再一次的,楼顶。

盖聂安静的看着卫庄,每一次都是这样,盖聂总是很平静,但是在被他拉回去之前,他总会抬头看看天空,眼中满是落寞。

卫庄看着盖聂,他还是那样,安静的站着,等着他去拉他回来……不,或许他根本就不想回来……

卫庄很迷茫,每一次他把盖聂拉回来,那人眼中总是有那么一瞬的温柔,一瞬的留恋,可是下一次他再在楼顶时,却又是那么的决绝。

伸出去的手,慢慢的收回,他觉得自己明白了,却又不明白。他看着盖聂,盖聂看着他的动作,怔了一下,随后眼中满是惊喜。

他看见他笑了,那是他第一次看见他笑得那么开心。他看见他说了两个字,随后再也没有留恋的,纵身跃下。

“你为什么不拦住他!你明明知道只有你才能拦得住他!”张良痛哭咆哮,盖聂是他为数不多的至交,他是真的不希望看见今天的局面。

“我为什么要拦呢……张良,你知道吗,如果不是我,可能他也不会痛苦那么久……”

“把话说清楚!”

“他……一直都在等我啊……等我放手啊……张良,你还没看明白吗,为什么只有我能拦得住他,因为……”

卫庄抬头看着天,想起他昨天翻出来的,盖聂的日记,上面只写了一句话‘小庄,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啊。’

要是有bug或者其他问题请指出 感谢阅读

评论 ( 11 )
热度 ( 14 )

© 黑龙寒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