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寒渊

一条喜欢睡觉的黑龙 非杂食 不定期扔脑洞

龙之纪 十(意料之中 意料之外)

人物OOC 全员龙化

    盖聂一直都相信卫庄,此刻卫庄认为龙皇并未做这伤天害理之事,盖聂虽觉得心里很难受,却还是答应卫庄再重头寻找线索。
    卫庄觉得光凭两人的力量,想调查清楚始因还是太过勉强。但是师傅又不准二人插手此事,说是太过凶险。几番商议之后,卫庄决定去找一条龙:邻国皇子星魂。
    卫聂两龙给师傅留了信件,便踏上前往阴阳国的路途。
    半途,盖聂积压的情绪再次溢出。卫庄无法,只得寻了一处偏地暂做歇息。
    被崩溃的心绪狠狠折腾过一番之后盖聂心力憔悴已经睡熟,卫庄却怀着心事独自坐在一旁。看着跳动的火光,脑海中渐渐映出一段深藏已久的过往——
    下着雨的冷宫,比平时更显凄凉。雨中,一条黑金纹的小龙正在练习剑术,虽然都是再平凡不过的剑谱,却硬是让少年使出一种不凡的气场。那时的卫庄,身上的鬃毛还是纯黑色的,身旁不远处,一张石桌上摆放着新鲜的水果,一条有灰色花纹的黑色雌龙正笑吟吟的看着他舞剑。原本美好的场面,在一阵冷风吹过之后,渐渐染上了灰色,不多时,整个天地,只剩下了黑与白。他什么也看不见,却又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黑色的巨龙,带着滔天的杀意,吞噬了那条柔弱的雌龙,然后不顾他的反抗,将他卷起并带出了冷宫。
    那天,他被封为皇二子,并重新冠回了卫姓。什么都没有改变,宫内的生活依然是那样的平静,甚至带着欢愉。只不过是少了一条生活在冷宫中的龙,没有人会去关心,这本就与他们无关。唯一有变化的,是卫庄那身漆黑如墨的鬃毛,一夜之间变得雪白。
    挥之不去的记忆,承载了太多的东西。他与师哥一样,背负着不属于同龄人的责任。他们相似却又不同,对盖聂而言,他的目标是找出凶手,然后报仇。但是对卫庄而言,他想报仇,却没有仇人。他怨恨父亲,可在冷宫时的确是父亲暗中帮助才不至于使卫庄与母亲饿死。母亲死后,也是因为“皇二子”的身份才使得他能够参与皇族的比拼,最终靠自己的力量让那些看不起他的人闭嘴。
    盖聂心里难过,把自己逼的快要疯掉,卫庄又何尝不是,只不过他更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而且,这么多年了,也看开了不少,比起一下受到巨大冲击的盖聂来说,他有更长更充足的时间去疏导自己的情绪,所以才没有跟盖聂一样陷入魔障无法自拔。
    躺下迫使自己进入睡眠,明天还有一大段路要赶,再不歇息会耽搁路程。

    冥龙收到了俩弟子的书信,虽然这两徒弟只说他们要去邻国游玩给盖聂疏散一下心情,可那点小心思又怎么瞒得了这千年老龙的眼睛。无奈的派去一些人暗中保护这俩不安分的徒弟,冥龙加快了搜寻的力度,势必要将赵高这条老贼找出来。
    卫庄与盖聂二人,半是游玩半是赶路的到了阴阳国。刚到城门口便被热情接待,卫庄一点也不觉得惊讶。阴阳国的占星术可是大名鼎鼎,怎么可能连这点小事都算不出来。
    随着侍从进入皇宫,头顶,脚底的景象吸引了两人的注意。虽然只是普通的大理石,却在幻术的加持下浮现出浩瀚星空。
    “鬼谷的二位,不知今日是哪阵风把你们吹来我这里了?”声音的主人走进,露出一张无害的脸。星魂是条紫色的龙,因为身高的原因让他看上去更像是一条幼崽,初见他第一面的人都会以为他是条天真可爱的龙,没人会将他这张稚嫩的脸跟阴险狡诈这个词联系到一块。
    但是鬼谷这两人又不是平常人,盖聂略带警惕的看向星魂,卫庄则依然是那副毫无表情的脸。
    “此次前来,是希望能借贵国的占星术一用,不知道方不方便?”卫庄直接挑明来意。
    “这占星术,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使用的,不过既然是鬼谷的二位,我也愿意帮上一把,与其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位朋友,你说是不是?”星魂轻笑一声,随后带着两人走向占卜台“不知两位是想知道什么?竟然要动用占卜术?”
    阴阳国的占卜术,据说可以窥探前世今生,而又不用耗费什么代价,是一种强大的秘术。
    “我们这次过来,是想找一个人。”卫庄看了看盖聂,又道“一个不共戴天之人。”
    占星术运转完之后,不仅是盖聂,卫庄的脸也黑了。
    “看来两位这次遇上的麻烦,可不是什么小事了。”星魂并未看到占星术显露的信息,只能靠看面前二人的脸色判断。
    “多谢阁下的帮助,盖某感激不尽。”盖聂向星魂道过谢之后转身离去。
    “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就传信给我。”卫庄也在致谢后随盖聂离开。星魂看着两人离去,转身进了大殿。这事与他无关,他也没兴趣去管。
    “小庄…这会不会让你很为难?…毕竟,那人好歹也算是……”
    “不会,师哥,我从未将他当亲人看待过。既然他能干出这样的事情,那么我也不会手下留情!”卫庄把牙咬的咯吱作响。说实话,谁都没想到那个表面看上去温文尔雅的翩翩公子,居然能做出这样血腥暴力之事。

考完!再放一章

评论
热度 ( 4 )

© 黑龙寒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