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寒渊

一条喜欢睡觉的黑龙 非杂食 不定期扔脑洞

龙之纪 九(世事沧桑)

人物OOC 全员龙化

    盖聂再次醒来时,发现卫庄一脸阴沉的趴在床边。看见师哥醒来,卫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两人一时无话,气氛沉默的有些诡异。
    最终还是盖聂先开了口“小庄…你是来阻止我的吗?”又是一阵诡异的安静,“师哥你脑子是真的糊涂了,你以为凭你一人之力,就能对抗上万精英级别的禁军?”盖聂微微愣了一下“小庄你…不怪我要杀你父亲?”卫庄皱了皱眉“那个老东西我早看不顺眼了,他死不死跟我无关!”“小庄,那好歹也是你父亲…”“他要当我是儿子他就不会杀了我母亲!”
    两人同时愣了一下。卫庄从未跟盖聂说过自己的家事,盖聂也从不过问,现在听闻这么一桩事,盖聂有点没反应过来“等等,小庄你父亲……杀了你母亲?”卫庄把自己缠成了一个球“我从出生之时就在冷宫里,母亲是唯一疼爱我的人…我小时候很少见到父亲,每次他来,母亲都会挨一顿打或骂,我对他一直就没有好印象。后来也只是因为我天赋比其他兄弟高,他觉得我是个材料,才给了我这个二皇子的身份。”卫庄声音听上去有些闷,盖聂觉得他是哭了。想安慰他,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只能学着小庄之前的样子,把那颗黑球抱在怀里,轻轻蹭上他黑金色的龙角。
    盖聂觉得自己的心情也快爆炸了,那种无边无际的痛苦,闷在心里,无处发泄。他想起父母,还有自己其他的族亲。最近一段时间他一直在做一个梦,他梦见满脸笑意的父母,正在家门口等待自己回去。他朝着家门奔去,越来越近,却突然顿住了,不管怎么挣扎也靠近不了半分,他看见只有咫尺的父母,身上满是鲜血,身后的利刃刺穿他们的身体,随后他们的身躯迸裂成碎块。天上降下倾盆的暴雨,那是血红色的雨,浓烈的血腥气包围了他,一层又一层。凝重的气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被掐住喉咙的窒息感蔓延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然后他醒了,身体被冷汗浸湿,连被褥也带上了几分湿意。
    他知道自己魔怔了,但是他没办法走出来。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徘徊在这个场景,看着他们死去,而毫无办法。
    现在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又来找他了,看着面前的大黑团子,盖聂也开始想把自己缩起来了。在他这么做之前,卫庄收拾好情绪展开了身体“我想去见见父亲,你先在这待一会吧。”顿了顿,又说“我已经跟下人打过招呼了,你在这很安全。”盖聂犹豫几下,翻身把自己裹进了被子。

    “卫庄,你最好仔细解释一下为什么同为鬼谷弟子,而你的师哥却会有刺杀朕的这种念头”龙皇站在阶前,不怒自威的看向阶下站着的小龙。
    “回答这个问题前,父皇,我得先问你一个问题。”卫庄没有半点身为皇子的自觉,继续发问“盖氏在一年前被灭族,这件事你不可能不知道吧?”
    “盖氏被灭族一事,与朕并无半分关系。一来盖氏并未威胁朕的国邦,二来也没有图谋造反。反而还在江湖上铲除了不少奸佞之人,朕感谢他们还来不及,你说,朕又有什么理由能灭盖氏满门?”龙皇不屑地看着面前的小龙“你虽然天资聪慧,看事情却少了几分理性。朕承认以前是对你母亲不好,但这不代表朕对所有人都是这般无情。”
    “……但是无论如何你都不能改变你那凶残的一面。你早晚都会遭到报应!”卫庄愤然,甩下一句话之后狼狈逃出大殿。龙皇看着他消失在殿外,摇了摇头“还是太过于意气用事了,我对你的母亲,又何尝没有愧疚呢……”

    盖聂听到动静,掀开了被子看向正在关门的那人,他好像更沮丧了。“怎么了?小庄?”卫庄不答,也不动,安静的将脑袋抵在门上。盖聂心里觉得奇怪,走上去将人揽进怀里“怎么了?小庄?心里不舒服吗?”卫庄摇头不答,然后再次将自己缩成了球状。盖聂怕他趴地上着凉,只能把他卷进被子扔在床上,并将自己盘成蛇状,把那团球状物护在怀里。
    两人都有心事,皆是一夜未眠。天已蒙蒙发亮时,室内才传出几声轻微的呼噜声。

艰难的第三科…(这应该不是这篇文章逻辑有点混乱的理由……)

评论 ( 2 )
热度 ( 4 )

© 黑龙寒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