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寒渊

一条喜欢睡觉的黑龙 非杂食 不定期扔脑洞

龙之纪 六(熟悉的已不再熟悉)

人物OOC 全员龙化

(私设:阵法没有攻击力,只能起辅助的作用)

离开家的第三日,卫庄一路赶回了鬼谷,刚到谷外便觉得一阵不对劲。掩藏自己的气息,顺着小路到达鬼谷外围的机关,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气,放眼望去,竟是有数十具尸体。周围并无活物,卫庄大胆上前查看,这些人皆是死于鬼谷的机关,似乎并无人成功攻入谷内,只是…

压下心头的一抹担忧,熟练绕开机关进入谷内,一路上莫名的安静让这抹担忧转为了焦虑,卫庄知道这是出事了,但是,到底发生了什么?

终于看到屋前的空地,卫庄加速奔了过去,等看清眼前的景象之后,名为恐惧的情绪第一次在卫庄心中蔓延开来。

屋外随处可见大片的血迹,有些已经干涸而少数因堆积过多仍可见黑红的血块。屋子外沿也有不少的裂痕和破损,看上去像是经过了一场惨烈的厮杀。卫庄冲进屋内,里边狼藉一片,墙上也布满大片的血迹。迅速在附近游走一圈,周围没有任何的活物或者尸体,连以前养的几只兔子和鸡都不知道跑去了哪。师傅不在,师哥也不在……卫庄强迫自己冷静,细细数了几个可能的地点,随后向着一处空地狂奔而去。

鬼谷之内,有一处很大且深的水潭,名唤白绢谭。因为从远处看,整片潭被阳光映照如同白布一般才得此名。潭后是崇山峻岭,有一处极大的洞窟,卫聂两龙无聊时经常去那边玩耍,对地形十分清楚。若是鬼谷被攻克,那片水潭必然是最好的战场。地形开阔,又有深潭做掩护,完全避免了密林之中被夹击包围的可能。

卫庄直觉一向很准,离水潭还有数十米远,他便发现了师傅留下的讯息。顺着师傅的线索,钻进幽深的洞窟,避开错综复杂的岔路找到了师傅,还有旁边浑身是血,此刻昏迷不醒的师哥。

在师傅的一番解释之下,卫庄很快清楚了来龙去脉:师哥家族被屠,路上被追杀,拼死逃回,此刻却是心魔作祟发了狂。虽然师傅已经帮着师哥压制了心魔,却不是什么长久之计。

师哥昏迷了近五日才醒。

醒来之后的师哥脑子很混乱,而且似乎六亲不认。这是卫庄靠近师哥之后被莫名狠揍一顿得出的结论。

现在除了师傅,没人能近师哥的身了。卫庄一脸郁闷的抱着剑靠着岩壁想着。

屋子四周都是师哥的血,他回来之后脑子混乱,自残,甚至还举剑对准了师傅。被心魔驱使的盖聂居然能跟师傅过上三招,所以… “这就是你们把屋子拆了的理由?”卫庄表示自己很心累。

接下来一段时间,就是师傅给盖聂治疗然后卫庄负责饭食,结果…不会做饭的卫庄竟然活生生给逼出了一项技能:烤肉。而且味道竟然还不错,这让已经做好饿肚子准备的冥龙感到很意外。看来这二徒弟还是有些本事的,至少不愧为鬼谷弟子了。有点得意的冥龙欣慰的边看着自家二徒弟烤肉边开着小差。

盖聂只觉得自己昏昏噩噩的,意识很模糊,只觉得有人在耳边低估:他们都是威胁你生命的人,杀掉他们,不然你只有死!你的父母,你的同胞,都是死在他们手里,你想报仇,那就杀了他们!

在本能的驱使之下,盖聂动手了。他双眼血红,面目狰狞,不惜压榨自己的身体去进攻。他觉得自己已经疯了,看着面前模糊的两个人影,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杀!

正是半夜时分,师傅在给师哥上药,卫庄昏昏欲睡,眼看就快进入梦乡,却没想到……

“嗷!!!”卫庄被震醒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师傅拎着衣服甩了出去。等他站稳,才发现师傅已经退到了洞外。回头一看,师哥痛苦的抱着头低吼,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卫庄没有半分防备的上前“师哥!你怎么了?”

他是被师哥一拳揍开的。

胸口传来的阵痛让他清醒了几分,面前一阵劲风,师哥已经冲过来了。因为不想伤害师哥,所以卫庄并没有出狠手,只是寻找师哥的破绽,一边防御一边反击。

“师哥你清醒一点!”卫庄拦下盖聂几拳,瞅到盖聂后退时一下身形不稳,扑上去将盖聂压在身下,平时看起来很柔弱的师哥,其实身体中隐藏了极大的爆发力,卫庄差点压不住,只能换了姿势骑坐在师哥身上。回头一吼“师傅你快点!师哥力气太大我要压不住了!”

“你再坚持一会,阵法还没布完!”冥龙加快速度,淡金色的阵法逐渐成形。

“师哥你给我安分一点!”卫庄暴吼,手上青筋直跳,他真的快压不住暴走的师哥了。

“小庄闪开!引聂儿过来!”冥龙的锁魂阵已经布置完毕。

卫庄后跳躲开,师哥一个鲤鱼打挺跃身朝他冲来,卫庄不跟师哥恋战,轻功运起朝阵中央奔去。

几乎就在卫庄刚离开阵法范围的时候,盖聂便踏进了阵中央。“起!”冥龙御诀,锁魂阵迅速生出粗壮的铁链将盖聂捆了个结实。

盖聂仍在挣扎,不过没什么用就是了。

“师傅,您老要是再晚几分钟,您这厉害的二徒弟我可就性命不保了。”卫庄喘了口气。

“你是我教出来,能坚持到什么地步我还不清楚吗?”冥龙转头看向盖聂,“先捆他一晚上吧,这一时半会也没法给他治疗了,先回去睡觉。”

卫庄真的很郁闷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不负责的师傅。

盖聂挣扎了一晚上,卫庄就在旁边陪了他一晚上。之后的一个月内,盖聂都被锁在阵法之中,卫庄也就陪了他整一个月,其间因为下雨,怕师哥感冒,“心灵手巧”的卫庄还给盖聂搭了个简易的棚子。

一月后,盖聂彻底恢复了神志,不过心魔并没有完全除去,盖聂对之前所发生的事情也是毫无印象。在卫庄一脸嫌弃的脸色下,冥龙以师傅的身份“善意”的提醒了一下盖聂:小庄可是被你狠揍了好几回呢。

恼羞成怒的卫庄不想承认自己被师哥压在地上打的事实。

不过,因为愧疚自己伤了小庄这事,接连很长一段时间,卫庄的伙食都丰盛的吓人。不过卫庄表示很开心,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黑龙寒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