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寒渊

一条喜欢睡觉的黑龙 非杂食 不定期扔脑洞

龙之纪 五(敌抑或友)

人物OOC 全员龙化

(私设:龙息因为威力大只能做远程用,距离近可能伤及自身 以及中国龙没有设定翅膀)

    卫庄打了个哈欠,说真的他现在心情十分烦躁。还不小心让尾巴甩着了几个杯子,霹雳啪啦掉了一地,这声音让他更想揍人了。秉着眼不见心不烦的道理,卫庄干脆提了鲨齿直接前往皇族专用的试炼场,距离比试还有一段时间,先去练练武也没什么不好。
    反正时间还早,也不可能那么巧撞上吧。心里这么想着的卫庄下一秒就后悔了,他看见前面不远处,嬴政,还有星魂,两人似乎聊的正欢。几乎是立刻转身就走的卫庄还是没能逃过一劫,“哟!二弟!好巧啊,你也去试炼场?”
    默默吐槽了自己大概是出门没看黄历的卫庄只能收了那副二世祖的模样,强装淡定的转身,走到二人面前,皮笑肉不笑的,过去打了声招呼:太子殿下,早,旁边这位是星魂,魂殿下吧,您二位是去试炼场?真是不巧,父皇召我,我得先走了,就不奉陪了,二位见谅,告辞!
    语毕脚底抹油迅速溜走。
    过了几个转角才停下的卫庄,觉得自己的后槽牙已经被嵌进牙龈深处了。
    大约一柱香的功夫,三人就再次见面了。嬴政还是那副高高在上的老样子,而星魂,似乎在…发呆?此刻的星魂盯着湛蓝的天空一动不动,直到嬴政拍了他一把才回过神。
    这两人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有点大事不妙的感觉。卫庄更不想理会两人了,走到略偏僻的角落,抱着剑等着比试开始。
    “今天的比试内容很简单,就是比剑,没有回合要求,若是不小心受伤,无论伤势全由参赛者自己负责……”听着武官絮絮叨叨一堆有的没的,卫庄的心情越发不爽快了,终于,等来了那句:那么,现在,比试开始!
    卫庄一个后撤步躲开星魂先手劈来的一剑,随后一个横斩阻止星魂游走到他面前。星魂纵身一跃,自上而下一招劈斩,被卫庄抬手轻松挡下。星魂不恼,后撤一步稳住身形,而后一个突刺直指卫庄心脏。卫庄迅速右闪,同时提剑向上来了个上挑,巨大的力度迫使星魂放手,那紫色长剑于空中一闪,竟是直接消失。卫庄逮了机会,朝前连砍三下,却都被再次召出的长剑勉力抵挡。趁着对方的注意全在剑招上,卫庄蓄力一脚将星魂踢开,随后紧跟后撤身形的星魂,以尾做鞭向着星魂腰腹抽去。星魂同样以尾借力,于地上一点,竟是以后空翻堪堪躲过卫庄的尾鞭,随后收剑腾身跃于高空之上。
    想打空战么?看来你是活够了。卫庄嘴角微勾,随后也收剑腾身开始准备空战。
    占据高空优势的星魂直接向下喷出龙息,被遮住视线的卫庄仰头同样以龙息应对。两道金色的火光对冲引起爆炸,黑色的浓烟暂时遮挡了两人的身形。场外的龙发出惊呼,一边感叹后辈的强大一边又忍不住开始猜测这场比试的输赢。
    浓雾内,卫庄趁机隐匿行踪,顺着浓雾向上,很快发现开始焦虑的星魂。看起来星魂并没有应对这类情况的经验,也是,毕竟自己跟师哥几乎每次空战都会来这么一下,随机应变的能力早已锻炼出来了,哪像这些花花公子,成天只知道纸上谈兵。卫庄心里又是一番嘲讽,而后蓄积剑意准备进攻。
    星魂不得不承认他是真的慌了。四周烟雾茫茫,昏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而场外的呼声又阻碍了他的听觉,被黑暗包围的感觉真的让他觉得不好受。最大的问题是,他丢失了自己的目标:卫庄。
    寒芒一闪,直冲星魂后心而去,星魂一个狼狈附身,后背的鳞与剑锋擦过,磨出一片火花。只能选择向下冲出黑雾的星魂,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向后甩尾试图赶开卫庄,卫庄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愿,挥剑削掉了他尾巴上的一撮毛,卸去力道之后抓住了他的尾巴。星魂被卫庄拖回了浓雾深处,认命的闭上了眼,卫庄却不杀他,淡淡飘去一句:父皇说了,点到为止,你又是我国的盟友,于情于理我都不该杀你。这让星魂松了一口气,安心随着卫庄离开黑暗的高空。
    两人回到试炼场,龙皇显得很高兴,安慰旁边的星魂之后又大力嘉奖了卫庄。让卫庄感到意外的是,星魂不仅没有记恨他,反倒赞扬自己有谋略。这是交好的意思吗?卫庄有点纳闷。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是该回谷的日子了,与父皇告辞后,星魂找来了,说是想交他为朋友,日后想向他请教剑法。面对对方诚恳的态度而找不到理由拒绝的卫庄勉强应下,心里有些不快的卫庄,在听到嬴政说日后怕是几年都不会再见上一面而开始高兴。整理好东西,带着回去跟师哥痛快打上一架的美好理想的卫庄踏上了归谷的路途。
   殊不知,这回的心愿,怕是难以实现。

评论 ( 2 )
热度 ( 7 )

© 黑龙寒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