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寒渊

一条喜欢睡觉的黑龙 非杂食 不定期扔脑洞

龙之纪 四(腥风血雨)

人物OOC 全员龙化

(私设:每条龙都有专属武器,可自由收放于识海,但是有距离限制。火焰颜色随温度而变化:红

    朝堂之上,卫庄的麻烦也不小。嬴政竟然跟着他一起面见父皇,还好死不死的提了切磋之事。
    如果不是场合不允许,嬴政应该被卫庄杀了有百余次了。而自己的父皇…用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答应了,并迅速定下了日期:明天。
    我是招谁惹谁了!卫庄表面淡定其实内心已经开始郁闷得咆哮。

    “啧啧啧,得来全不废功夫,这都要感谢你啊,参孙。”声音的主人从黑暗中现身,紫黑色的长袍笼罩全身,看不清他的身形,不过已经猜的到是谁了——龙界臭名昭著的杀手首领:赵高。
    传说赵高是条亡灵龙,常年披着一条紫黑色的袍子,并且此龙及其嗜血,据说他的袍子就是被血染过一层又一层才会有如今这恶心的颜色。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与你并无任何瓜葛!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参孙愤怒而惊恐的质问。
    “你觉得为什么当年盖氏一族被尽数屠灭,而单单只有你侥幸活下来了呢?”赵高阴森森的笑着反问。
    “难道,你们当年就已经料到了今天的事情!?”参孙脸色惨白。“你果然是颗好棋子,不用我们废劲,就将这美丽的猎物主动送上门来了。”赵高盯着盖聂,伸出细长的舌头舔了舔獠牙“这么美味的鲜血,我可舍不得一次就喝完呢~”
    盖聂打了个寒颤,心神一动,唤出渊虹准备作战。可赵高是什么级别的人物,早在盖聂动手之前就用魂锁牢牢锁上了他的剑,盖聂心下一惊,想迅速收回渊虹,却是来不及了。
    渊虹被抢了去,现在,虽是一打二,盖聂这边胜算却不到一成。
    难道真要葬身于此?盖聂不甘心,很不甘心,他还没有为父母报仇,还没有去找皇族算账,还没有……
    他忽然想到了小庄。
    小庄是皇族第二子,应该会知道些什么吧?只是,恐怕不能当面问清楚了……
    “哐!”盖聂定睛一瞧,参孙已经与赵高打了起来,应该说不愧为父亲的最强侍卫,一时之间竟是与这杀手头领打得不相上下。只是,参孙的武器是匕首而赵高的武器是魂链,虽是暂时占了上风,但他撑不了多久。趁着赵高分神的功夫,盖聂从旁边随手抄了一根树枝冲了上去。刀光剑影间,三人已走了数十个回合,赵高已经逐渐扳回了局面。开始有些得意的赵高很快就因自大而反了一个低级错误:他把渊虹冲着盖聂挥了过去。盖聂迅速低头躲过一记横斩,顺便在渊虹经过脑袋上方时催动心决将渊虹收回识海,这下,战局逆转了。
    拿回渊虹的盖聂不再给赵高机会,与参孙配合着,一个近战一个绕背。鬼谷教习的知识已经足够盖聂在这种情况下自保不受伤,甚至隐隐有反击的架势。而参孙迅速游走与两人之间,抓住机会不时给赵高来上一刀或抽上一尾巴。
    “呵,看不出来还有两下子!”被惹恼的赵高不再恋战,甩身一尾将两人弹开。“看来我也得拿出点本事了!吼!”赵高身上开始浮现出淡灰色的气流,然后越来越浓,化为黑色,又开始凝聚为实体。
    “少爷您快走!”参孙知道赵高要认真了,急得大吼。
    “现在才想走,是不是已经有点晚了?”赵高狞笑着“今天你们一个都走不了!”
    盖聂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不想让参孙死,但是两人一起一定没法活着离开。
    “少爷!您身上还背着家族的血和泪啊!日后家族的仇,是要您来报的啊!老奴我此生能够被盖氏收留,大恩无以为报,今日,便在此尽最后一分力吧!”参孙怒吼着祭出龙珠,冲天的火光燃起,滚烫的烈焰迅速收敛将参孙包裹,深红的火焰被压缩为高温的金色,随后再次收缩体积,薄薄的一层附着在参孙身上,金已经被提炼为耀眼的白,隐隐有些蓝,却还是被白色掩盖。
    祭出龙珠,这是搏命的意思。龙珠一出,便是将自身潜力尽数激发,可在瞬间爆发出巨大的威力,而代价,是触发者的所有生命。
    盖聂被参孙推了出去,他明白此时此刻已无法挽回参孙的性命,不再顾忌,向着鬼谷的方向腾飞而去,身后,烈焰冲天而起,一瞬,这黯淡的天空,被照亮得犹如白昼。

    盖聂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鬼谷的,那时候他脑子里茫然一片,只知道不停的向前冲,直到精疲力尽,一头栽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评论 ( 3 )
热度 ( 8 )

© 黑龙寒渊 | Powered by LOFTER